三分28交流群-三分28-搞笑版新闻联播
点击关闭

男孩日记本-周国栋将家长们写得日记做成了一个册子-搞笑版新闻联播

  • 时间:

日本地震

周國棟見狀上前制止,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名五年級的小男孩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跟班主任拍了桌子。「我跟你拼了!」小男孩聲嘶力竭地喊出了一句讓周國棟愣在當場的話,他說自己當時竟不知如何對待一個這樣的孩子,「我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作為一個老師,我不能因為一件小事,對一個孩子做出過於草率的判定。」

讓男孩母親意想不到的是,「棍棒底下」居然也沒有出來孝子,她不知道問題出現在了哪裡,「她說她想讓孩子變好,但是自己不知道怎麼辦。」

從2016年3月10日開始,周國棟班裡的家長日記已經密密麻麻寫滿了三個筆記本。近日,周國棟將家長們寫得日記做成了一個冊子,字數達16萬。

「怎麼和家長便捷又高效的溝通」是無數老師一直在研究的課題,除了建立各種各樣聊天群,濟南市濱河小學語文老師周國棟也探索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案:讓家長輪流寫匿名「家長日記」。

如果細究糾結背後的原因,周國棟認為便是那句「我太忙」。

「有時候,我們只關心了自己的步伐,而忽略了對孩子的關心和教育。」編號14的家長在日記中寫到,工作的忙碌也導致自己對孩子有時沒有耐心,「孩子犯了錯誤,我們會不分青紅皂白地粗暴對待,這對孩子造成的不良影響我深感自責。」

事發之後,周國棟電話聯繫了男孩的父親,「他父親常年在外做生意,很少回家,家裡的媽媽姐姐也忙於生計。」周國棟說,當他見到男孩的母親時,對方當著他的面哭了,「她說平時孩子淘氣時,她也只會和大女兒一起說他兩句,打兩下。」

2017年,在整理電子版的過程中,周國棟開始了題為《借家長循環日記,促班級、家校工作有效開展的研究》的課題,「兩年多以來,家長和教師之間的關係更加密切,教師通過日記對家長有了更深的了解,能及時關注到家長心理的變化和困惑,並採取相應的交流措施;同時,家長也對老師的工作多了理解和包容。」周國棟在課題總結中這樣寫道。

開始前,周國棟害怕家長們不願意寫,或者心存顧慮,他在日記開頭寫了一個前言,「大家可以在日記里暢談教育孩子的問題、方法、經驗以及對老師的建議和意見。」周國棟在前言里寫到。讓周國棟意外的是,在日記本發下去后,很多家長很積極地留言。

各行各業、每天疲於奔命的家長,家長間不和的教育觀,陪伴缺位與望子成龍的矛盾……忙碌、焦慮、期望,幾個關鍵詞勾勒出了周國棟眼中家長們的心理「畫像」,「我很感謝家長們能信任我,我也會一直將這種形式延續下去,與家長們一起將孩子教育好。」周國棟說。

要和老師「拚命」的男孩2015年畢業后,周國棟成為了濟南市濱河小學的一名語文老師兼班主任。這所學校生源多為外來務工子女,任教半年後,周國棟發現在與家長溝通時存在不小的障礙,「很多家長平日里忙於工作,有時候給他們打電話,即使說是孩子的事,也會被告知『沒時間』而吃了『閉門羹』。」

焦慮卻又無能為力2016年3月10日,周國棟開始在班裡推行「家長日記」,為了讓家長暢所欲言,他給每位家長準備了一個編號,方便匿名留言。

家長心理「畫像」從周國棟開始在班級內推行家長日記,濟南市濱河小學副校長徐延春便一直關注着,「周老師的班管理起來比較有難度,但讓我們欣慰的是,他想出了這種嶄新的與家長溝通的機制,並且通過這種模式,他所在的班級日漸改觀。」徐延春說。

那一晚,周國棟給這個男孩手寫了一封2000多字的信,「從那之後,我經常找他聊天,開導他。」周國棟說,慢慢地,這名男孩開始遵守紀律,甚至在公開課上主動請纓上台配合。

「有些孩子因為長期缺少與家長溝通,在學校表現也比較消極。」周國棟說,一次他在講課時,一個學生的舉動讓他如今記憶猶新,「2016年的一天,我在課上講修改作文,一個學生突然站了起來,在班上到處走。」

「長大后別成了我」翻看厚厚的三本日記本,「忙」字被反覆提及,「我干銷售很忙,周末也不休息,有時趕上促銷,回家就已經十一二點了,從孩子上學后,我就沒陪他一個周天。」這篇寫於2016年4月21日的日記中,編號為21的家長如是向周國棟訴說著自己對孩子的虧欠。同時,這名家長也在日記中寫到自己忙的原因,「我忙是希望孩子往後不再像我這樣為了基本的溫飽而拚命奔波,我想讓孩子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不是活成我這個樣子。」

從2016年3月10日到現在,周國棟收到的「家長日記」已經密密麻麻寫滿了三個筆記本,近日,他將日記上的內容整理成冊,總字數達16萬字。記者 侯寶之

相比較於這些在日記中「罪己」的家長而言,還有一部分家長甚至沒有時間在日記本上表達自己對孩子的虧欠。但在周國棟眼裡,事有輕重緩急,孩子的成長則是重中之重,「養育一個孩子不光能讓他吃飽穿暖,更要教他們學會做人。」周國棟說,通過家長日記的形式,越來越多原來對公開發表自己對孩子細膩情感持有抵觸或觀望態度的家長,接過了日記本,寫上了自己的育兒過程中的心路歷程。

「我們怕給孩子的不夠好,為他的成長擔心,為他的前途考慮。」這是編號01的家長在日記本第一頁寫的第一句話,這位家長言辭中滿是懊悔和糾結,「因為(我)成長的問題造成心理的缺陷,(讓孩子)有了一對不完美的父母……我為出現在孩子身上的問題感到難過和困惑,但卻無能為力。」

翻看《家長日記》,類似的自責比比皆是,「當時我們班上有47名學生,其中39名為外來務工子女。」周國棟說,這些孩子的父母當中,有些人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在和孩子溝通時,經常會感覺力不從心,「有的家長會因為自己不優秀而心生對孩子的虧欠;有的家長也會因為孩子模仿自己的不良言行而後悔懊惱,但卻又無能為力,正如01家長所說,他們想給孩子好的家教,卻又無能為力;焦慮是這些家長想說又不知與何人說的困境。」

周國棟與家長一起參加活動(當事人供圖)

今日关键词:未成年犯分级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