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黄牛新闻-徐磊口头辱骂薛剑-唐山联合资讯

  • 时间:

金扫帚提名名单

根據劉某向澎湃新聞提供的一份蓋有廈門市公安局鷺江派出所公章的《治安調解協議書》顯示,甲方薛劍,乙方徐磊,2019年7月26日10時58分許,薛劍在廈門市思明區第一碼頭公交車站旁因瑣事與徐磊發生口角,徐磊口頭辱罵薛劍,薛劍徒手毆打徐磊的頭部、臉部二、三拳,致使徐磊左側臉部輕微紅腫,牙齒鬆動。

針對薛劍的疑惑,8月14日,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鷺江派出所辦案民警告訴澎湃新聞,7月26日,警方接到報警后按照法律程序,立案受理並進行調解。如果薛劍對於警方結果有異議,可到派出所當面反映,警方重新立案處理。

14日,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鷺江派出所辦案民警告訴澎湃新聞,目前無法確認被打者的身份是否是一名「黃牛」。根據事發時監控顯示,薛劍確實動手打人。在打人事實清楚的情況下,警方協調處理。

8月14日,來自陝西西安的遊客薛劍(化名)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反映稱,近日,他在廈門鼓浪嶼遊玩時遭「黃牛」辱罵,一氣之下,打了對方几拳。經警方調解,他向「黃牛」賠償3000元。

該辦案民警表示,由於薛劍將徐磊毆打致輕微傷,故警方作出調解處理。在做調解時,也口頭教育了薛劍,脾氣要控制住,要以理服人,不能動手打人 。 「罵人是道德問題,打人是暴力問題」,該民警稱。

針對警方的調解結果,8月14日,薛劍告訴澎湃新聞,黃牛徐磊辱罵在先,警方為何不追究「黃牛」的責任,反而要其賠償3000元?

同日,澎湃新聞聯繫徐磊核實打人事實,徐磊表示自己確實被薛劍打了,對於是否是「黃牛」,徐磊本人未予回應。

經調解,雙方自願達成如下協議。第一:甲方薛劍賠償乙方徐磊的醫療費等其他費用共計人民幣三千元整,第二:乙方徐磊不再追究甲方的法律責任,雙方不再因此產生任何糾紛。

薛劍告訴澎湃新聞,7月26日,他和妻子、父母一家四口人開車前往廈門鼓浪嶼遊玩。當行至鼓浪嶼第一碼頭公交車站附近,下車準備前往碼頭時,被徐磊及身旁兩人攔住「拉客」稱,跟他們走可以提供去鼓浪嶼遊玩的票。

薛劍親屬提供的一份《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證明書》澎湃新聞注意到,根據薛劍親屬向澎湃新聞提供的一份蓋有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公章,名為《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證明書》文件顯示,經檢測,徐磊診斷為頭部外傷,胸部損傷。處理意見為建議休息三天。

劉某表示,事發后,他們向派出所報警。

薛劍疑惑,「黃牛」辱罵在先,他打「黃牛」兩三拳就要賠償3000元?

據薛劍描述,拒絕徐磊的提議后,他與家人轉身準備離開。沒想到,徐磊在身後罵罵咧咧。在聽到徐磊疑似辱罵的言語后,薛劍瞪了徐磊一眼,徐磊衝到他面前言語挑釁,之後又衝到他父親面前挑釁,於是他動手打了徐磊。

落款處蓋有薛劍及徐磊的手印,落款時間顯示為2019年7月26日。

8月14日,薛劍的母親劉某告訴澎湃新聞,發生衝突時她正在停車。到了薛劍身旁時,發現徐磊倒地拽住兒子薛劍及丈夫的褲腳。

今日关键词:联通回应4G降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