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美茵先后在香港的几家中医医院、诊所工作-上高新闻-邱县新闻
点击关闭

工作老太太-风美茵先后在香港的几家中医医院、诊所工作-邱县新闻

  • 时间:

波音隐瞒问题

「對我們這代香港人來說,一天工作14個小時是很正常的」。白天在診所看診,晚上講課或者出夜診,常常半夜12點回家,再為第二天備課,凌晨一兩點才睡下。

在風美茵的記憶里,那時在香港機會很多,炒股票、炒房子、買基金,錢很容易賺,大家也都拼了命去抓住這些機會,努力工作。

1997年,香港掀起了一股學習中醫的小小風潮,有夜校開辦了中醫班。恰好風美茵有轉行的想法,就報名了夜校的中醫班,成了香港第一批學校培養的中醫學生。

來內地求學的緣由,是她在香港從醫15年過程中,接觸的很多香港年輕人因為學業、工作、感情等遭遇,出現精神緊張、壓力大、自尊心受挫等心理問題,患上抑鬱症、失眠症,這讓她萌發了來北京尋找中醫心理治療的想法。

年輕時的風美茵,是十足的「購物狂」。休閑時間,她最大的愛好就是拉上好姐妹瘋狂購物。「我那時至少有一千雙鞋」,看中一件衣服有五種顏色,就把五種顏色的都買下來,每天都有新衣服穿。

風美茵買了CD,回到家天已經黑了,顧不得其他,把唱片塞入CD機,《流水》從耳機中傾瀉而出,風美茵感覺雖然身處地下室,心裏卻好像升到了天上。

10年前,風美茵從香港來到北京,攻讀中國中醫科學院的中醫心理學博士學位。

「80年代、90年代,香港有很多機會,找工作不難,年輕人都有夢想、有前途。」風美茵說,「沒有念大學,沒關係啊,我們去念夜大。當時香港的年輕人上夜大非常普遍,想把握未來的人,想改行的人,念完夜大出來,不愁找不到工作。」

新京報記者 陳奕凱

曲子聽了一夜,第二天,風美茵就起身去了中央音樂學院求師。從此以後,古琴、中醫,兩者就像是風美茵的生命,「我彷彿遇見了自己的『天命』」。

風美茵是香港註冊中醫醫師,在中國中醫科學院攻讀中醫心理學取得博士學位,博士論文中關於古琴音樂對失眠症的臨床研究,開啟了古琴音樂療法的學術研究,目前定居懷柔潛心鑽研古琴音樂療法,「是祖國的傳統文化吸引我回來的」。

愛好古琴研究琴樂療法焚香撫琴,一隻喜鵲落在窗沿,屋內的人起身看它,它又飛走了。風美茵正在做的一件事,是把香港的經典流行歌曲譜寫成古琴譜。有Beyond樂隊的《光輝歲月》、許冠傑的《滄海一聲笑》,流行港樂配上古琴的悠長音色別具韻味。

風美茵 用琴樂幫助失眠者年齡:54歲身份:中醫心理學博士風美茵推門進屋,第一件事就是點上一炷細香,淡雅的香味立刻瀰漫在整個房間。風美茵租的房子是北京懷柔一處公寓的最高層。透過窗戶,可以望見懷柔北邊層層疊疊的燕山山脈。

「我們很勤奮地把香港從一個小漁村建設成大都市,現在有小部分人,想毀了香港,很自私很幼稚。」談到香港最近的局勢,風美茵說,現在部分香港人對內地有偏見,因為在有些香港媒體的報道中,內地人沒有禮貌。而她來到內地發現,只要遇到困難,陌生人都會很熱心地提供幫助,街坊鄰居見面打招呼,都很有禮貌。

結果表明,語言誘導組、古琴音樂組、語言誘導+古琴音樂組相對於對照組而言,統計數據的平均差值有更多下降,證明三種非藥物療法能夠顯著改善失眠。

古琴正是那時候買的,琴身黝黑髮亮,背後刻有一副對聯——「春秋多佳日 山水有清音」。造琴的匠人為琴取名「古風」,「風」字與自己姓氏相同,風美茵感覺投緣。

2013年博士畢業后,風美茵回香港繼續經營中醫診所。2017年,風美茵為了潛心研究琴樂治療,為更多的患者帶去福音,她關掉了自己在香港開了十多年的診所,背上心愛的古琴返回北京定居,「北京有更好的文化氛圍,讓我去潛心研究」。

但現在的香港,風美茵覺得少了很多拼搏的精神。

不大的屋子被各種物件塞得滿滿的,澳大利亞的木雕風鈴,馬來西亞的蝴蝶標本,西班牙買的中國絲綢畫,英國的油畫,關於中醫、音樂、心理學和國學的一千多本書,一扇繪着成群黃蝴蝶的暗綠色屏風,一把出自製琴名家的古琴。這些東西僅僅從香港運到北京,郵費就花費了10萬元。「這些都是我心愛之物,一件都捨不得丟。」風美茵說。

北京、上海的工作機會更多「現在的香港年輕人會羡慕我們的年代。」風美茵1965年出生於香港,年輕時正好趕上香港經濟騰飛的年代。

風美茵在夜大同班50人都是白天上班,晚上上課。風美茵每天晚上6點半下班,匆匆吃了飯,7點就到學校聽課了,到10點下課。

沒想到這位美國老太太仍然堅持要針灸。風美茵清楚記得,醫生在老太太虎口處扎了一根粗針、一根細針。沒多久,老太太就退燒了。

這件事在風美茵的心中埋下了中醫的種子。「當時也沒想太多,就覺得中醫是很有前途的行業。」風美茵說。

現在,風美茵覺得內地不僅有很好的傳統文化氛圍,社會也更有活力,「內地的北京、上海都有非常好的工作,有很多機會,這裏的年輕人也很有思想和活力,希望香港青年能多來和內地的年輕人交流。」

風美茵的博士學位論文是《古琴音樂對失眠症的臨床研究》。在博士論文的研究過程中,風美茵通過香港的診所,招募了215例失眠病人,從中找出符合原發性失眠症的120例患者。風美茵把120例患者隨機分為4組,一組採取語言誘導心理治療,一組採取中醫心理學的古琴音樂療法,一組是語言誘導+古琴音樂的雙重治療,另外還有一組空白的對照組。

從夜大畢業,成為香港註冊中醫醫師后,風美茵先後在香港的幾家中醫醫院、診所工作。2006年,風美茵在銅鑼灣開辦了屬於自己的中醫診所。為了推廣中醫文化,也為了給自己的診所吸引客戶,風美茵結束白天的診所工作后,晚上到社區、養老院等不同機構講中醫課。

剛到北京,風美茵住地下室,不會講普通話,不習慣北方乾冷的氣候,此前沒見過黃沙漫天的沙塵暴。風美茵心情鬱悶,為什麼要放棄香港優渥的生活,來北京過苦日子呢。

那時候的香港,人們的生活節奏很快,時間都是按照分鐘算,「休閑也是很節約的,跟朋友約好喝半個小時咖啡,就真的是只喝半個小時,時間一到馬上分開,各自忙去了。」

風美茵一打聽,外國人針灸,費用需要兩萬外匯券。風美茵心想兩萬外匯券太貴了,估計美國老太太不會答應。

被傳統文化吸引定居北京,潛心研究琴樂治療

夜大學中醫辦自己的診所與中醫結緣,要從風美茵年輕時的一段經歷說起,當時風美茵從事導遊工作。1987年,她帶外國人旅遊團來北京。一位美國老太太發高燒,風美茵把老太太送到中日友好醫院看病。老太太提出要看中醫,要針灸治療,因為當時美國流行中醫,卻很難有好的中醫大夫。

風美茵信步走到中央音樂學院旁邊一個小唱片店,店裡的音響在播放古琴曲《流水》。當時風美茵不知道這首曲子,只是頓時對這首曲子着迷了。她問店老闆是什麼曲子,店老闆回答說,是天上音樂,是送到太空中播放的音樂。

今日关键词:郎平回应何时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