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要羁押的就少羁押”的司法理念-环江新闻-最新电影资讯
点击关闭

羁押司法-不必要羁押的就少羁押”的司法理念-最新电影资讯

  • 时间:

人行道仅两脚宽

就此事看,首先,看守所多次提出的建議就提到了,周廣華屬於患有重疾的被羈押者,她死前已被羈押500多天,也大大超過了刑事案件的正常辦案期限,基於這兩點,對其變更強制措施都是必要的。

□金澤剛(法學學者)【編輯:王禹】

回到周廣華一案上來,當地已介入調查,有關部門的做法是否合法,是否該有人為此負責,希望有關部門能一一調查清楚,給死者家屬以安慰,也消弭民眾質疑。

其次,這樣一位年紀較大的女性抱病者,涉嫌的又是普通經濟犯罪,最多也是判處有期徒刑,司法機關做出「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判斷也合理合法,不知當地辦案機關還擔心哪些障礙性因素?

據報道,2018年6月,因涉職務侵占罪、行賄罪,女企業家周廣華被刑拘,羈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她因病陸續出現咳嗽、咳痰、咳血,止血效果差。可雖然看守所和家屬都做了爭取,在她被送醫院搶救的當天下午,才迎來玉田縣法院變更嫌疑人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的決定書。據了解,唐山市檢方駐涉事看守所檢察室工作人員表示,已介入調查。

若周廣華在羈押期間,能感受到人道主義關懷,境況會不會不一樣,值得思忖。可現在,整個刑事案件只能因她的病故而被迫終止,司法正義也無處落腳。

從報道看,周廣華家人跟看守所數度爭取,仍未得到辦案單位同意。涉事辦案單位為何屢次拒絕其取保候審,有何根據,是否合法,顯然需要更多的解釋。

說起來,變更刑事強制措施難,其實是個普遍性問題。對一些案件承辦者而言,變更程序複雜,有時還牽涉公檢法之間的關係處理,難免存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慣性思維,通常對於不變更強制措施,他們也無須擔責。

■ 觀察家「不必要羈押的就少羈押」的司法理念,不能在「能關就關,關起來更保險」的舊觀念面前碰壁。

被羈押了515天的嫌疑人,患有陳舊性肺結核、肺大皰病;看守所認為她已不適合繼續羈押,在1年時間內4次向辦案單位提出變更強制措施建議,其子亦曾提出「取保候審」申請;在看守所最後兩天,嫌疑人曾雙手合十求救,兩次按響緊急情況警報,最終於今年9月8日去世……新京報日前的一則《女企業家羈押期病重死亡》的報道,引發關注。

但對於被羈押者及其家屬親人來說,羈押帶來的負面影響卻是方方面面的,更何況超期羈押很可能帶來「以關代罰」的潛在風險。在多數情況下,「關了就得認」「關了就要判」的思維定式,很可能給被羈押者帶來不利的裁判後果。

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採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患有嚴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採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羈押期限屆滿,案件尚未辦結,需要採取取保候審的……有這幾種情形的犯罪嫌疑人,都可以取保候審。而周廣華就符合這三條。

1年4次申請取保被拒,誰該為病重企業家之死負責

近些年來,隨着我國社會發展進步和刑事政策的變化,「不必要羈押的,就不羈押、少羈押」,本該深入司法人員內心。但在司法實踐中,變更強制措施執行起來難上加難,「能關就關,關起來更保險」的理念和做法始終佔據優勢地位。這不僅與我國司法進步的面向不符,也與司法改革和法治進步的進程沒「對上表」。

「羈押為例外,取保為常態」成現代刑事司法層面的共識,近日最高檢檢察長張軍還表示「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訴可不訴的不訴、可判實刑可判緩刑的判個緩刑好不好?我們認為是非常需要的」的背景下,該案無疑是個「可解剖的麻雀」,值得反思的地方良多。

今日关键词:警察偷拍同事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