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的儿子从小就特别理解杨丽芝的工作-新闻网首页-平原新闻网
点击关闭

石头地质-但她的儿子从小就特别理解杨丽芝的工作-平原新闻网

  • 时间:

印度一山羊长人脸

楊麗芝說,野外是找水工作的主戰場,但一些大型設備很難及時運送到現場,此時舔石頭便成了確定含水層和含水量的最佳方法。這個方法是楊麗芝通過多年的實踐,根據經驗總結出來的,屬於在教科書上學不到的技能。

除了剛開始的困難,地質工作帶來更多的是喜悅和感動。據楊麗芝介紹,有一次在一個極度缺水的山區里打了一口200多米的井,井裡出來的水特別多,水質也特別好,村民們都高興得不得了,尤其有一位快80歲的老大娘,不僅送來蘋果,還唱歌給大家聽。

一張照片引誤讀 這樣打井也可以?  舔石探水女博士澄清「土辦法」

「用舌頭舔石頭主要是為了大概了解含水層的大致位置以及含水量的多少,地球上有許多石頭,但不是每種石頭裡面都可以找到水。在打井過程中,舔石頭是一種直接、快速的找水方法,」楊麗芝說,「比如舔石灰岩時,結構粗的濕印會很快消失,含水性可能會好些;顆粒細的結構緻密,濕印會消失慢些,含水量可能相對少一些;含泥量比較多時會粘舌頭,可能含水量更少。」

楊麗芝剛開始的工作是打井找水,後來也干一些污染評價、找溫泉等方面的工作。過去條件不太好,但更多的工作需要在野外開展,「每次去野外都要步行和爬山,一去就是好幾天,折騰下來真是腰酸背痛。」楊麗芝說,「現在條件改善了許多,也不太擔心這些了。」

回想起當初在大學選擇地質學院的時候,楊麗芝說這是在她小時候埋下的種子。楊麗芝出生於湖南,在她還是幾歲大的時候總是能看到地質隊找石油的場景。望着地質隊員們忙碌的身影,她心裏不由得羡慕地質人員四海為家的工作狀態,也慢慢堅定了對地質工作的喜愛,於是在大學里正好順應學校的鼓勵,選擇了地質學院。

是兒子的同校「師姐」楊麗芝的工作佔據了她生活的較大部分,有時候一出門就是好幾個月,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了,這使得楊麗芝心裏有些失落和遺憾,但她的兒子從小就特別理解楊麗芝的工作,很少哭鬧,甚至在選大學時,選擇了母親的母校中國地質大學。

做地質工作已有31年楊麗芝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是1988年開始從事地質方面的工作,今年已經是第31個年頭了。

文/本報記者 付垚 實習記者 楊陽

儘管楊麗芝沒有刻意要求兒子,但兒子畢業后也從事地質方面的工作。「也許是我兒子小時候會跟我一起去野外工作吧,當時他就對這些設備、器材特別感興趣,像流速儀、放大鏡之類的,同時跟我一起學習了不少知識,所以也明白地質工作的意義。」

楊麗芝告訴北青報記者,這種方法也並不是任何情況都能適用。「畢竟這個方法是單憑個人感知來判斷,而實際含水量是很多因素影響下的結果,所以嚴格來說,舔石頭只是一種輔助方法,不能準確地探測含水量。我們找水的主要辦法有很多,比如用放大鏡看石頭的結構,或拿到實驗室進行測試石頭成分和純度。」

楊麗芝說:「我想這很大程度也是受到我的影響吧,平常被他叫成『師姐』還是挺有趣的。」

照片中的山東省地質調查院研究員、地質工程博士楊麗芝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被拍這張照片時,自己正在進行打井找水作業,舔石頭是為了探知當地含水層和含水量,那只是一種憑藉經驗的「土辦法」,真正要進行打井等作業時,還是需要專業的設備和儀器。

引髮網友關注的舔石頭照片11月19日,一張女博士靠舔石頭判斷地下水深度、含量等相關信息的照片引髮網友關注,很多人提出質疑:僅靠舔石頭就能辨別出地下水信息,豈不是太神奇,這樣的方法真的會有用么?

舔石頭只是「土辦法」楊麗芝告訴北青報記者,那張照片是他們在野外作業時同事拍攝的,能火起來還是感到非常意外的。

【編輯:陳海峰】

今日关键词:印度一山羊长人脸